信息化
首頁  >  信息化  >  信息化要聞

遊戲直播行業成版權侵權重災區 專家:將納入視聽保護範圍

2019-09-09  來源:法製日報  作者:

中國遊戲直播行業自2014年萌芽,2016年進入直播元年,目前這一行業的爆發期已經到來。白皮書顯示,目前遊戲直播用戶網民有2.4億左右,2018年中國遊戲直播平台市場規模達到131.9億元,預計2020年規模將達250億元。

版權糾紛以及平台之間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正在成為行業健康向上發展的阻礙。

日前在上海發布的《遊戲直播行業白皮書》(以下稱“白皮書”)注意到了這一問題,提出在遊戲直播行業市場規模保持持續增長態勢的同時,由於平台之間尚未形成共同的行為規範,相關版權糾紛時有發生。尤其是因遊戲直播涉及的主體眾多、利益鏈條較長、行為種類繁多,各主體在著作權法上的權利義務關係錯綜複雜,遊戲直播及與其相關的短視頻行業成為版權侵權頻發的重災區。

白皮書由上海交通大學知識產權與競爭法研究院發布。上海交通大學知識產權與競爭法研究院院長孔祥俊教授告訴《法製日報》記者,“遊戲直播行業裏涉及到的利益主體複雜,其中需要平衡權利人、平台、傳播者以及社會公眾的利益,而不是簡單一刀切,保護產業、促進產業發展始終是一個主基調。”

盈利模式較為單一

與网上体育投注官网有關的一切,都在這“東風”之勢中呈現出欣欣向榮之態。

中國遊戲直播行業自2014年萌芽,2016年進入直播元年,目前這一行業的爆發期已經到來。白皮書顯示,目前遊戲直播用戶網民有2.4億左右,2018年中國遊戲直播平台市場規模達到131.9億元,預計2020年規模將達250億元。

如此數據,無不指向了一個快速增長的新興行業。值得注意的是,遊戲直播行業不僅發展了自己,還帶動了周邊產業的發展,催生出了主播、主播經紀人、遊戲陪練、電競數據分析師等職業,為如今社會的年輕人提供了多元的就業選擇。

用白皮書的話來講,“遊戲直播行業的繁榮已構建出一個全新的產業”。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繁榮的產業,其盈利模式卻非常單一,即直播平台目前的盈利模式仍然依靠用戶打賞為主。白皮書調查發現,用戶打賞收入占比近平台收入總數的90%。其商業模式是典型的网上体育投注官网流量分成模式,通過傳播的內容獲取大量流量,進而通過流量變現來獲取收益。

直播低俗內容,不斷刷下限,以博人眼球,成為這種盈利模式的惡果。

近期引發社會廣泛關注的“蘿莉變大媽”直播事件,就是其中典型例證。有個平時不露臉的網紅主播“喬碧蘿殿下”,就靠甜美的聲音圈粉,直播時通常拿二次元圖遮臉,聲稱訂閱10W就露臉。結果某次直播時出BUG,遮臉圖片沒顯示,網友們看到了一個58歲的大媽,令追隨已久的男粉絲全崩潰了,一名砸了10萬刷禮物的男粉絲更是憤怒到銷號。而事後劇情一度反轉,女主播稱是為了吸引流量而專門策劃的露臉事件。

白皮書提醒,類似事件的頻頻發生,使得部分群體對遊戲直播的評價總體不高,加上遊戲直播行業內部管理規範和監管措施缺失,一度讓行業整體口碑蒙上陰影。

平台放任違規行為

顯然,這類問題的存在,阻滯了遊戲行業的健康發展。盈利模式帶來的問題還不止於此,其還引發了關乎遊戲行業長期發展的更大隱患。

遊戲直播行業多發的版權糾紛,各大直播、短視頻平台傳播的遊戲畫麵頻發著作權糾紛,即與此有關。

據了解,遊戲直播行業往往牽涉著不同的利益主體,目前的盈利模式主要依據於用戶打賞,為了吸引用戶注意力,有的平台會放任平台中一些違規行為。遊戲畫麵著作權成為了各平台爭奪的對象,在無明確授權的情形下,有的平台或者用戶會違規使用遊戲畫麵。

2017年,“廣州網易計算機係統有限公司訴廣州華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全國首例遊戲直播侵權案中,廣州知識產權法院作出判決,認為遊戲畫麵應當定性為著作權法中的“類電作品”加以保護,確定遊戲畫麵的著作權應當歸屬於遊戲軟件開發者。

此外,近年來短視頻產業異軍突起,遊戲短視頻成為短視頻平台中的熱門類型,一些主播、用戶隨意剪輯、搬運、抄襲原創內容上傳遊戲類短視頻博取流量和熱度,甚至謀取商業利益導致的著作權侵權問題日益凸顯。

一個值得注意的細節是,在因傳播遊戲畫麵產生的侵權糾紛中,直播以及短視頻平台常以“合理使用”作為抗辯事由主張不夠成侵權。

對此,清華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博士生導師蔣舸認為:“合理使用的主要製度目的之一在於克服因無法有效獲得權利人授權而影響作品利用的問題。在遊戲直播以及遊戲短視頻領域,權利人身份明確,使用利益巨大,使用者能夠合理預見未經許可的作品使用行為會嚴重損害權利人利益,從而尋求事前許可。

在蔣舸看來,目前受關注的遊戲短視頻糾紛,針對的都是商業化、大規模使用行為,獲利的主要是各個直播平台而非僅僅分散的玩家和上傳者。因而,這種未經授權的商業化、大規模遊戲直播行為和短視頻傳播行為,並不構成合理使用。

監管自治不可缺位

對於遊戲直播行業存在的問題,白皮書中指出,相關行業、監管及有關部門需要共同反思遊戲直播涉及的各種經濟、法律問題,發揮遊戲直播對社會的正麵價值引領,促進遊戲直播產品的規範使用和管理秩序的生成,應當完善遊戲直播行業相關立法、加強對行業相關主體合法權益的保護以及實現行業合規運營。

自2016年起,有關部門陸續出台了涉及遊戲直播的係列規章、政策,主要的監管部門通過明確監管職責,來提高遊戲直播行業的治理水平。

同時,遊戲直播行業內部也在不斷提高直播質量,促進行業共同體的加速形成、強化行業自治,共同打造健康行業生態。在行業自治方麵,去年由騰訊、百度,愛奇藝、搜狐、新浪、快手等公司共同發起和參與的中國網絡版權產業聯盟,發布了《中國網絡短視頻版權自律公約》,積極倡導網絡短視頻的版權保護。這一點也得到了白皮書的肯定。

白皮書中呼籲各大遊戲直播平台積極采取有效措施,鼓勵優質遊戲直播內容的生產和傳播,嚴懲劣質低俗直播內容的生產和傳播,為廣大網民特別是青少年成長營造風清氣正的網絡空間。

針對遊戲直播行業中版權糾紛等問題,白皮書提出諸多建議,例如完善著作權法中將網絡遊戲畫麵、遊戲直播畫麵納入“視聽作品”的保護範圍之內,不因攝製方法不同而對作品做出不同分類;明確在線內容分享行為的法律性質;重新考察平台注意義務的認定,完善平台的版權治理等等。

白皮書還建議出台相關糾紛的審理指引,明細遊戲直播行業各參與主體之間的權利義務。在網絡遊戲的行政監管及執法層麵,需要進一步完善及細化相關標準,帶動行業的精細化管理,提升行業的治理水平。

目前,我國司法實踐已有多項判決,將遊戲畫麵歸入“類電作品”進行保護。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發布的《侵害著作權案件審理指南》,確定了運行網絡遊戲產生的連續動態遊戲畫麵,符合以類似攝製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構成要件的,受著作權法保護。

此外,廣州知識產權法院在遊戲直播行業作出的第一個行為保全禁令,裁定“西瓜視頻”App相關聯的“運城市陽光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未獲得著作權人的許可,搶占了涉案遊戲直播市場資源,對遊戲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造成損害,應當下架侵權遊戲視頻。

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庭庭長徐俊說,“遊戲直播行業作為新興行業在發展過程中有很多新的問題,通過著作權權屬界定不一定能完全解決,這在根本上屬於市場博弈,在處理相關糾紛時,法官需要在具體個案中通過裁判體現法律條文背後的法律精神,運用裁判疏解立法和產業之間緊張關係,用司法智慧積極回應產業需求。”

關鍵詞:遊戲視頻 遊戲畫麵 電競 分享行為 遊戲行業